别让“二手号”侵害消费者权益

  • 2018-06-07 21:45

  很多用户表示,二手手机号为自己带来了不同程度的烦恼,如登录上他人账号、不能注册APP账号、看到前号主的隐私等。而运营商方面表示,目前一手号码几乎没有。电信专家表示,应用程序提供商要考虑到类似问题,在设计应用程序时就将二次验证问题设计在内(5月6日《北京青年报》)。

  长期以来,公众开设各类账户时填写手机号码是必须选项。其中,部分手机号码被原用户弃用后,重新进入选号系统,被下一个用户重新启用。由于缺乏系统完善的解绑措施,部分二手号码用户就要承受很多困扰,如被相关机构的短信、电话骚扰,或因二手号码曾被标注为“骚扰电话”而被对方挂掉……

  同时,原号码用户在未解绑的情况下,也面临各种账户被盗的风险。对于二手手机号遭遇解绑难,虽然一些企业已采取了措施,如支付宝建立了手机号码+银行卡号或身份证“双重因子”的验证模式;微信、微博等增加了注销功能,但这种碎片化的改进,并不足以打消所有二手手机号用户的忧虑。

  今年1月,工信部在回复网友留言时强调,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在用户终止使用服务后,为用户提供注销账号的服务。不过,目前大部分平台仍没有注销服务,而有注销服务的平台,有的注销条件苛刻,这就会影响原手机号码用户注销的热情。

  其实,对原手机号码用户来说,需要的是更改自己的账户信息,而不是注销账户。所以,注销未必是破解二手手机号解绑难的灵丹妙药。再说,有关部门要求提供注销服务只限于互联网相关企业,并没有把银行等机构包括在内,那么,银行等机构如何解决二手手机号码用户的烦恼也是个问题。

  不过,工信部旗下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去年牵头发起码号服务推进组,并成立了码号资源共享平台,此举令人期待。因为该平台计划通过推动移动互联网、金融、电信运营商等领域电话号码应用、资源的信息共享,以解决“二次号码”等难题。从理论上来说,相关领域信息共享是一种有效解药。

  想想看,如果一个手机号码重新进入选号系统,相关领域的企业通过码号资源共享平台发现原手机号码已经失效,或许就不会骚扰二手手机号用户了,因为这种骚扰不但没有效果,还要付出成本。另外,二手手机号码用户遭遇骚扰之后,也应该可以向该码号资源共享平台进行反馈,以便于解绑。

  通过信息共享破解二手手机号解绑难,显然是一种技术手段。而这种技术手段要想更有效,还离不开制度保障,因为不排除某些互联网企业为了圈钱、推广,不愿意注销已失效的手机信息。所以,还应该围绕码号资源共享建立相关制度,强制相关领域的企业提供注销、解绑、信息更改等服务。

  也就是说,无论是支付宝式的验证模式,还是微信等平台提供注销服务,都只能解决部分问题。而要想让二手号码用户无忧,需要打出“组合拳”,既要有技术手段,也要有制度手段,要有基本的标准规范,避免注销条件过于苛刻。

  组合拳还包括其他方面,比如电信等企业,要对手机号码用户进行风险教育和提示,提醒用户抛弃手机号码前要与各种绑定的账号及时解绑,以免造成损失。对于手机选号系统,哪些是一手号码哪些是二手号码,要有明确提示,因为目前有的电信运营商缺少这种提示。未来能否把二手号码以前的旧信息彻底清零,也是值得探索的技术命题。摘自《法制日报》

  • 【责任编辑】:安树晴
  • 【稿件来源】:石嘴山市新闻传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