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山战斗英雄的军旅情怀

  • 2018-11-15 09:40

  “32年前,我在老山前线生活和战斗过,每当想起在战场上度过的日日夜夜,每当看到烈士陵园那一座座墓碑,每当回忆起和战友们在一起时的喜怒哀乐,我就有一种冲动,想把我的经历说给大家听。”今年53岁的杨国志说。

  1984年10月,对于刚满19岁的杨国志来说,是一段永生难忘的岁月。那年,怀揣对军人的崇拜和热爱,杨国志光荣地成为兰州军区某部一名通信兵,开始了4年的军旅生活。

  同年,越南军队加剧了对我国边境的滋扰挑衅,在我国领土上修筑工事,向我军民开枪开炮,使得边境人民有地不能种、有家不能回,只能钻山洞。“1985年12月,我所在部队接到命令,开赴老山地区对越作战。当时我部驻扎在陕西省渭南地区,接到命令后,全军20余万人坐着军列火速开赴老山战区,进行为期半年的临战训练。”杨国志说,训练结束后,对越作战正式开始。

  1986年6月20日,杨国志所在部队进入松茂岭阵地,住进了猫耳洞。来自西北的战士们难以适应亚热带地区的湿热气候,很多人得了关节炎、皮肤病,身上一块一块地开始溃烂,再加上蚊虫叮咬,就变成了疮,很难医治。“除此之外,缺水和大脑的高度紧张,也让不少战友得了‘疲劳综合征’,有时候突然就倒在地上,头脑是清醒的,但四肢都不能动弹。”杨国志边回忆边说,面对极其复杂的地形,在这样险恶的环境里,面对越军,军人的职责和民族的利益鼓舞着战士们英勇战斗,在血与火中实现军人的价值。

  “作为‘指挥员耳目’的通信兵,必须要保证战争到哪里,通信线路就畅通到哪里。”杨国志说,“不论白天还是黑夜,只要通信线路出了问题,我们立刻背上维修设备、水和压缩干粮去查线并及时接好。”1987年1月7日,老山阵地上炮弹呼啸,硝烟滚滚。“我军许多通信线路也被炸断,造成指挥部无法与作战室联系,此时延误一秒意味着许多战友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作为一名战场通信兵,我不愿自己的战友流血,不愿辜负党和人民的信任。于是,我便主动请求到前方抢修线路。”杨国志说。

  为了让线路畅通,杨国志一次又一次冲过越军封锁区,子弹和炸弹在身边不停地响起。尽管在接线的过程中,他多次被炮弹冲击波炸晕,右腿膝盖骨皮肉分裂,血肉模糊,但他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哪怕只有一条腿也要爬着把线路抢通。带的线不够长,他就用身体充当人体导线;被炸晕了,醒来后再继续参加战斗,这样不停地重复,直到战斗胜利后,杨国志才被战友背下阵地,进行包扎。也是在此次战役中,杨国志因表现突出,荣立二等功。

  在老山前线战斗了一年半的杨国志于1988年1月份复员回到了老家平罗县,在平罗糖厂整整工作了10年。“记得有一次糖厂正在生产,忽然机器坏了,旁边的锅炉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本来维修机器不是我的职责,但是想到工人上了一天班很辛苦,我又是一名复员军人,有困难应该冲在前,于是我就主动帮着维修人员抢修机器。”杨国志说,后来糖厂倒闭,他下岗后开过出租车、在蔬菜脱水厂当过工人,但不论何时何地,他始终以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我认为强烈的爱国热忱和无私的奉献精神、顽强的战斗意志和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慨是当代军人的魂,也是中华民族之魂。尽管我已退伍,但我很自豪我曾是一名军人,我会把党的优良传统和军人本色一直保持下去,珍惜当下,感恩祖国,感恩今天的和平生活。”杨国志无比坚定地说道。(记者 宋颢 实习记者 张峪)

  • 【责任编辑】:曹 卉
  • 【稿件来源】:石嘴山市新闻传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