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图书馆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 2018-06-07 21:45

  大数据时代,网络学术资源的建设速度得到提升,并逐渐呈现出取代数字图书馆的发展趋势。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数字图书馆的建设不仅要有大数据的思维,而且在资源的建设方面还要拓展资源的范畴,提升资源的整合度,提升资源组织加工的深度和广度,提升检索技术的水平,丰富数字图书馆的服务产品,将被动、等待的服务模式转化为主动出击、自动推送和个性化的服务。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五年来,我国公共文化服务水平不断提高,文化自信得到彰显,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大幅提升。当前,图书馆的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一方面,人民群众对文化需求日益增长,对多元化文化产品与文化服务的质量要求越来越高,文化产品的制作、传播、消费更加多样化、科技化和现代化;另一方面,计算机、现代通讯、互联网等高新技术在图书馆的广泛应用,给图书馆工作内涵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图书馆在内部管理以及对外服务的形式和格局都发生了重大变化,许多传统的观念、方法和技术已不能适应当今图书馆现代化管理的需要,同时对于图书管理员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图书馆事业若想求得全新发展,必须解放思想,转变观念。

  中共十九大制定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行动纲领和发展蓝图,提出要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互联网+”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各行业发展的主导战略,探讨“互联网+图书馆”的发展思路,以及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作为一种软件基础设施对“互联网+图书馆”的支撑作用,旨在为图书馆以“互联网+”的思维发展、提升与转型,为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的建设、选型、改进提供参考。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深入实施文化惠民工程,丰富群众性文化活动。”数字图书馆是传统图书馆的延伸和扩展,它既是完整的知识定位系统,也是互联网发展的信息管理模式,可以广泛地应用于社会文化、终身教育、大众媒介、商业咨询、电子政务等一切社会组织的公众信息的获取和传播。但是经调查发现,在获取和传播信息方面,数字图书馆在现实生活中相比其它互联网背景下的网络平台而言应用并不十分广泛,这说明在当前互联网日益发展的今天,数字图书馆还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其创新功能和内涵还需要进一步的发展,通过对已经存在的数字图书馆的搜索使用及相关的文献查阅,总结了我国数字图书馆在互联网背景下普遍存在的问题。

  一是数字图书馆数字资源整介力度还不够。随着数字图书馆的蓬勃发展,数字资源种类越来越丰富、内容也越来越细化。而伴随着各学科数量的增多、结构的越来越复杂,学科间的相互渗透、交叉、综介,也进一步导致了信息量的激增及资源的无序和分散性。不同的数字资源又有不同的物理和逻辑结构,具有不同的检索和发布系统,检索方式、检索手段各式各样,这就造成了数据冗余、相互关联度低,对数字资源的整介力度不够,只会进一步加重用户的检索负担,影响数字图书馆的普及。

  二是数字图书馆服务模式相对单一,与社会网络的融介性还不够强。当前数字图书馆尤其是市级及相当一部分高校图书馆仅仅通过网站一种网络平台进行体现,服务模式太过单一,这也是数字图书馆应用范围不广的原因之一。另外,数字图书馆同社会网络的融介性还不够强。如今,相对很多流行的社会网络平台如微信、微博等,数字图书馆也未能充分地与这些平台进行融介推进图书馆发展。

  三是数字图书馆资源表现方式还不够丰富、建设的专业性还不够强。十九大报告提出:“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加强现实题材创作,”调查显示,有相当多的数字图书馆只是传统图书馆的网络化,仅为各专业各学科提供图书、文献的传播,资源表现方式单一,而相比其它网络平台丰富的资源表现形式,如视频、音频、反馈交流等,数字图书馆还有待扩展。

  提升数字图书馆进一步发展和创新研究的对策:

  十九大报告中提出“高度重视传播手段建设和创新,提高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

  互联网的出现大力推进了传统图书馆向数字图书馆的转型。所谓数字图书馆就是虚拟的、没有围墙的图书馆。把各种小同载体、小同地理位置的信息资源用数字技术存储、以便于跨越区域、而向对象的网络查询和传播。数字图书馆的出现使图书馆的信息服务能够更加全而、及时、准确和高效,使图书馆的作用在信息社会得到更加广泛的体现。但在信息技术极速发展的今天,在各行各业纷纷寻求同互联网结介而实现新的跨越的新阶段,数字图书馆的未来发展也而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如何在“互联网+”背景下对数字图书馆进一步发展与创新研究,使数字图书馆更好的创新性的服务于知识创造和创新生活,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是学术资源建设范围的扩充。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发扬学术民主、艺术民主,提升文艺原创力,推动文艺创新。倡导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当前,学术资源的建设领域不仅仅局限于网路资源和期刊论文,资源之间的联系不再仅仅是简单的文献组织,而是将文献间、学者间的各种信息都建立对应联系,这些功能都是传统数字图书馆无法实现的。随着学术资源建设数量的增加,及其服务质量的提升,大有取代传统数字图书馆的趋势。十九大报告中也提出“善于运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化手段开展工作,”因此,将来自资源建设的挑战当做一次奋起的机遇,从资源采集的范围着手,扩充数字图书馆的资源范畴,并强化各方面资源的整合与融合,积极探索各类资源之间的相互关联,并将这类资源的相互联系有机整合。充分发挥数据的作用,深层挖掘,发现其中所含的内在价值。数字图书馆也必须学习资源建设的经验,丰富服务形式,以消费者的需求决定供给,转化传统的被动服务模式为积极主动的服务模式。在大数据背景下,我们必须这样思考未来的发展趋势:传统的数字图书馆需要改变,必须变得更加适应大数据时代这一大背景,并能灵活运用大数据,真正将数字图书馆融入到大数据中去,不断提升数字图书馆在人们学习生活中的作用和地位。

  二是数字图书馆资源的建设。在大数据时代背景下,我们必须转变数字图书馆资源建设思路,扩张数字资源涵盖范围,将转变的重心放在如何把数字图书馆现有资源与整个互联网资源的结合。从大范围来看,数字图书馆资源的建设举措应当概括为三大部分,即数字图书馆资源范畴的扩展和数字图书馆资源整合广度的加强,以及数字图书馆资源组织加工深度的加深。简言之,就是增加数字图书馆的资源种类和来源,丰富数字图书馆资源储量。

  三是数字图书馆技术的应用,转变产品与服务模式。在大数据时代,数字图书馆技术已经从处理局部数据扩展到处理更为广域的数据。从当前数字图书馆使用的技术来看,探索与大数据相关的技术融入数字图书馆领域的方法是当前必须要重点关注的问题。如语义技术、数据聚类技术、信息分析技术以及检索技术。在大数据时代,用户对数据的要求不再局限于基础的文献信息,更倾向于更加多样化的信息。基于此,数字图书馆要想获得发展,就必须根据消费者的需求,转变产品模式和服务模式,依据消费者的需求和喜好定位自身的产品和服务。

  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坚持正确舆论导向,高度重视传播手段建设和创新,提高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在大数据背景下,数字图书馆的发展需要转变传统的产品和服务提供模式,跳出传统图书馆资源的框架,建立全方位服务理念,找到资源拓展工作重点,强化数字图书馆竞争力,在大数据时代中获得新生。(石嘴山市委党校 张世红)

  • 【责任编辑】:安树晴
  • 【稿件来源】:石嘴山市新闻传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