鲐背老兵韩仲德:以善行美德传家

  • 2018-08-02 10:49

    韩仲德,汉族,河北省乐亭县人,1925年6月出生,1946年入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服役。1946年在四平战役中负伤,经鉴定为三等伤残军人;1952年转业到抚顺矿务局工作,1966年响应国家号召,“支宁”到原石炭井矿务局工作;1980年离休;现已93岁高龄。

    战争年代,他用热血保家卫国

  1946年,四平保卫战爆发。在解放战争史上,这样描述该场战役:四平保卫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于1946年4月至5月间爆发的一次较大规模的城市防御战,历时月余。东北民主联军以8000余人的伤亡,歼国民党军1万余人,迟滞了国民党军向北满解放区的大举进攻,配合了停战谈判。韩仲德正是这场战役的亲历者。

  让时光回到1946年。那年3月,21岁的韩仲德入伍参军。当时的东北动荡不安,苏军陆续撤军,国民党虎视眈眈,伪军、土匪横行,局势十分复杂,大战未起,小战不断。韩仲德刚刚入伍,他所在部队便在旅大(今大连市)遭遇了以“关四虎子”“佟大队”(根据老人口述音译)等人为首的几小股匪军。

  这边战事稍歇,远在600公里之外的四平保卫战外围战役打响了!

  “集中主力,在四平歼灭敌人!”接到命令,韩仲德所在部队星夜兼程,驰援四平。

  部队刚到四平,新的命令又下来了:“撤退!分散敌人兵力!撤得越快,胜利得越早!”

  途经公主岭时,路旁一座大庙成了部队的临时弹药库。“战斗部队全部变为运输部队,每人扛一箱子弹、一箱手榴弹行军。”韩仲德回忆道,“但是没走多远,敌机来了。号兵吹号,大家都卧倒。”

  就这样,部队行至长春南岭时,刚通过饮马河大桥,敌军尾随而至。“当时敌军有装甲车和坦克,速度快,火力强,我们用的都是‘三八大盖’,徒步行军。为了阻击敌人,我们把大桥炸了。远远就能看见滚滚浓烟。”韩仲德回忆。

  拂晓时,韩仲德所在的吉林军区某旅某团和一支国民党军队正面相遇,为抢占有利地形,双方展开了激烈交锋。枪林弹雨中,韩仲德只听一声轰鸣,一颗手雷在他身侧不远处炸响。接着,他便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天色已大亮,韩仲德躺在一位老乡家里。原来,是战友将受伤晕厥的他送到了老乡家。“那时候东北天气仍然很冷,我受伤昏倒后脚趾被冻伤了,天亮送到老乡家,老乡把我放炕上用大被把脚捂上,又辗转把我送到了后方的医院。”

  7年荣军生涯,他到后方报效国家

  在吉林延吉医院,韩仲德侥幸保住了腿。因不再适宜继续战斗,1948年,韩仲德被送到了牡丹江荣誉军人学校。此时的他已经是三等伤残军人。在荣军学校二校八一线解放团(老人口述,无据可查)接受文化教育。

  荣军学校又叫“革命残废军人学校”,是国家为革命伤残军人创造就业条件而设立的教育机构。国家将他们集中组织起来,根据学员的伤残情况,以教授文化知识为主,辅以政治教育和文娱、体育课程。由专人照料,让他们得以有序的学习和生活。

  很多学员刚来荣军学校时,抵触情绪很大,不配合校方安排的生活和学习。还有些学员喜欢炫耀自己在战场上如何英勇无畏,埋怨荣军学校埋没了他们。韩仲德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夸夸奇谈,他决心认真学好文化,用另一种方式继续报效祖国。

  通过学习,原本大字不识的韩仲德很快学有所成,成了荣军学校的一名文化教员。除了日常的教学,韩仲德还负责训练新兵。“地方上组织了一批贫下中农子弟,号召他们参军,送到荣军学校来,我们负责接收新战士入伍,训练之后再送到沈阳。”韩仲德说。

  1951年7月,新兵出发了。“父送子、妻送夫,新兵们都披红戴花,特别光荣。”当时热烈的场面韩仲德至今记忆犹新。几经辗转,新兵抵达沈阳。沈阳市军民迎接他们的场面同样深深刻在韩仲德脑中,“一进沈阳市,全是扭大秧歌的,大伙高唱着‘解放军的天是明朗的天’。东北军区警卫团把我们接收了,我被分配到了连队,又到了荣部,担任主任教员。”

  在东北军区警卫团荣部,韩仲德开始了新的工作和生活。

  百废待兴时刻,他支援大西北建设

  1952年6月,韩仲德从东北军区警卫团转业。

  起初,他转业到了抚顺矿务局龙凤矿,担任龙凤矿党委秘书。那时,抚顺市新安区(辽宁省人民委员会1956年7月3日批准撤区)区政府成立了街道办事处,方兴未艾、百废待兴。韩仲德再次临危受命,担任街道办事处主任一职。

  他边学边干,将办事处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不多时,韩仲德又被召回了矿上——支援大西北建设的号角于此时吹响。

  那时候,大西北工业基地刚刚起步,自来水厂、火力发电厂等配套设施才初步建成。为了响应党和国家支援大西北工业建设的号召,来自祖国各地的有志青年纷纷告别家乡、辞别亲人,来到大西北,用青春热血和辛勤的汗水浇灌这片热土。韩仲德便是其中一员。

  1956年,韩仲德积极响应号召,先后奉调至位于西安的煤炭工业部工业建设局、甘肃山丹七十九工程处,一干就是十载光阴。10年间,韩仲德辗转于甘南肃北、陇东河西、青海等地,用智慧和双手为国家建设作出了不朽业绩。10年间,他的人生亦有了重大变化:组建了家庭,生育了7个子女。

  而10年后,韩仲德再次奉调,来到了西北贫瘠的土地——宁夏。

  1966年3月5日,是韩仲德到达石炭井白芨沟矿的日子,尽管至今52年过去了,但这一天却在他心里镌刻如新。“那时候白芨沟矿刚刚筹建,还未动工,我们就来了。到处是荒山戈壁,满目荒凉。”韩仲德说。

  此时的韩仲德已经41岁了。三儿四女,拖家带口,一切又将重新开始。作为家里的顶梁柱,韩仲德没有丝毫怨言,默默扛起了建设祖国大西北的重任和生活的重担。

  功成身退之时,他恪守家规传善德

  论理,作为参加过战斗负伤荣退的老解放军,韩仲德可以享受优抚待遇;

  按说,作为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献身报效国家重点建设事业的“功臣”,韩仲德可以光荣退休,乐享天伦;

  然而,功成身退之时,他却化身成一个不争不抢、默默无闻的平凡老人。

  7个子女的家庭,只有一个挣工资的人,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养活这样一大家子人生活该是怎样的难挨?韩仲德从未说过;

  53岁时,正值壮年、46岁的老伴忽然瘫痪,又当爹又当妈,还要伺候久病床前的老伴,日子该是何等的困苦?韩仲德从未说过;

  子女们听韩仲德说得最多的,便是这样的话:

  “我对党、对人民没有多少贡献,但是党和人民却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不仅给我的大女儿、二女儿解决了工作,我行动不便还给了我轮椅。对于这些,我从内心感到惭愧。我的贡献太少太少,党对我的照顾却太多太多,我永远报答不了党和人民对我的好。虽然我脱去了军装,但思想上还是永远向着党,永远装着祖国和人民。”

  老人还说:“石嘴山人民养育了我们。我也干不了别的,只能教育好子女,模范遵守党的法律,为石嘴山市多作贡献。”

  这个老人,他给予子女的,除了如大山般伟岸的父爱外,还有身体力行、言传身教的德行教育。虽然他的子女都生活得很平凡,如今4个子女均已光荣退休,但他们却甘之如饴。“父亲从小就教育我们要一心向党,知足常乐,多作贡献,少谈享受。”老人61岁的大儿子说道。

  采访结束,韩仲德颤巍巍地拄着拐杖送别记者,还不忘殷殷叮嘱:“我们生活没什么困难,别惦记我,多关心救济困难群众。”这个不以财富传家,却以善行传家的鲐背老兵,心里装着的,永远都是更需要帮助的人。

  • 【责任编辑】:曹 卉
  • 【稿件来源】:石嘴山市新闻传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