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无语(上篇:激情岁月)

  • 2020-06-17 10:55

——记全国“最美退役军人”石嘴山市浙宁出租车运输有限公司驾驶员王富国

  主人公档案:王富国,汉族,宁夏吴忠市人,1965年7月出生,1983年10月入伍,198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新疆某基地服役,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1989年退伍返乡后,始终保持着军人本色,无论干任何工作都爱岗敬业,无私奉献,多次见义勇为。2016年被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2017年被石嘴山市授予“五一劳动奖章”,2019年荣获首届全国“模范退役军人”荣誉称号。

  身高约1.7米,面庞黑且瘦,不善言谈,但精神矍烁,这是王富国留给人的第一印象。

  如果不是一部叫《老兵》的微电影,没有人知道,这个面庞黑瘦、写满疲累与风霜的汉子竟然有着这样一段传奇:为了国防现代化建设,他坚守着“不能说的秘密”,将生命威胁远远地抛诸脑后;他参过战,负过伤,头部和腿部被弹片刻下的深深烙印,成为永久的“勋章”。

  见到王富国,是在大武口区的一个普通小区里。小区不大,十分安静,恰似他如水内心世界的写照。通过一次次走近王富国,走近他的内心世界,让我逐渐认识了这位隐于“市”的平凡英雄。

王富国。

  谁不曾年少,谁不负激情,王富国也不例外。

  王富国的家乡位于吴忠市金积镇黎花桥村。上世纪80年代,对农家孩子王富国来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走出这片土地,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看一看。1983年,18岁的王富国高考落榜了。未来何去何从?就在他迷茫之际,村里的民兵营长给他指了一条出路:当兵去吧!那里有广阔天地。于是,王富国穿上了宽大的黄军装,坐上了西去的列车。

  至今,王富国还清楚记得自己一路西行的情景:火车从家乡的青铜峡站出发,南行经兰州后西折,向西,向西,再向西……从火车到汽车,从汽车到双腿,一直走到荒芜人烟的大漠戈壁深处。王富国觉得,这一趟下来,比自己18年来走的路还要长,但对初次离开家乡的王富国来说,这路途带给他的不是遥远,而是好奇、兴奋和梦想。

  这里,有一望无际的荒滩戈壁,光秃秃的石头山,没有丝毫人气,似乎只有几蓬刺状植物显示着生命的存在。多少年过后,王富国才知道自己呆过的地方叫马兰——一个神秘的地方。

  在普通人眼里,这里孤寂、枯躁、无味。然而,用王富国的话说:“你要把它当风景看,它就是眼中美丽的风景。”

  在新兵训练阶段,王富国学习操作各种测试仪器,练习读记各种测试数据,最终以优异的成绩名列新兵训练考核前列,被选拔进入更高层次的专业训练。

  专业训练很特别,也很神秘。王富国来到茫茫戈壁滩,钻进“地窝子”驻扎下来,全身心投入到这种更加严格的学习训练中。防护服笨重密封,每次训练必须全副武装,不得有丝毫“偷工减料”,尤其练跑速、练耐力……寒冬大汗淋漓后的冰冷,炎热高温炙烤下的汗热,让王富国一次次地挑战自己。而这种更严酷的考验则是那种与世隔绝、与人隔绝的孤独与寂寞:不允许他们与亲友通信,不允许相互谈论从事的工作。如果到外面看天空数星星,还得口罩防护服一应俱全,否则不许出去。后来,在一次实爆实测任务后,王富国才知道自己所从事的工作与“两弹一星”有着同样的价值和意义,它关乎祖国安宁和人民幸福。因成绩突出,一年后,王富国不仅光荣入党,还当上了班长。

  1985年2月的一天,王富国接到紧急通知,抽调他到基地,要求立即出发,不携带任何物品。到了基地,王富国才知道要执行特殊任务。当天晚上,王富国和一些战友坐上列车出发了。

  列车走了几天,王富国已记不得了。就这样,王富国从大西北来到了南疆。到达目的地,首长给他下达任务:防化侦察。

  在一年半的时间里,王富国共完成大侦查任务6次,以及数不清的小任务,在执行任务中先后两次受伤,其中一次被炮弹弹片穿过钢盔扎入头颅,住院3个多月,至今仍有碎钢渣没有取出来。另一次是腿部受了伤,留下了疤痕。

  1988年3月,王富国从前线归来再次回到原部队。部队决定送王富国去院校学习,并让他填写了提干表格。然而,在一次重大试验任务中,王富国昏倒在了地上……经医院紧急抢救,虽然保住了生命,但身体状况却再也不适合继续留在部队。就这样,王富国脱下了心爱的军装,回到了家乡宁夏。

  谈起从戎那段岁月,王富国风趣地说:“在地球上画了个大圈,又回来了,也好!”平静的谈笑间,是那么乐观、那么淡然,也许这就是经历过血与火、生与死考验后的豁达,抑或是一种境界。(通讯员 巩国瑞 齐小才)

  • 【责任编辑】:安树晴
  • 【稿件来源】:石嘴山市新闻传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