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淑梅用柔弱的肩膀为家撑起一片天

  • 2019-12-13 10:30

抚养残疾儿子 照顾失明丈夫

杨淑梅用柔弱的肩膀为家撑起一片天

  在平罗县高仁乡,杨淑梅是个大“名人”,只要提起她,乡亲们都会感叹道:“她真不容易,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丈夫失明,儿子智残,谁都没想到这个柔弱的女人这么多年还在撑着那个家。”

杨淑梅在为罗学林涂抹药膏。 

  新婚三年 厄运不断

  12月3日下午3时,在一个狭小的农家小院里,杨淑梅在院子里迎接记者的到来。第一眼看上去,今年42岁的杨淑梅完全看不出被苦难笼罩着,她的脸上洋溢着积极乐观的笑容,她一边招呼记者进屋,一边介绍家里的情况:“家里两新两旧四间砖瓦房,新的砖瓦房是托了党和政府好政策的福,去年危房改造,乡上给补贴的钱盖起来的,现在还没钱装修。一家人住的是结婚时盖的房,公公婆婆住一间,我和丈夫孩子住一间,现在已经20多年了。”

  来到夫妻二人居住的屋子里,杨淑梅笑着对记者说:“家徒四壁呀,因为家里两个病人,从来没添置过什么新家具,有点寒酸。”也许这些年来,杨淑梅面对生活的艰辛,心情已经变得平静,只是在谈起丈夫和儿子的病情时,原本带着灿烂笑容的脸上才流露出无力感。

  杨淑梅原籍贺兰县,家中兄弟姐妹五人,她最小。1995年,经人介绍,杨淑梅嫁给了1975年出生的罗学林。婚后的小日子虽然过得并不富裕,但他们很知足。然而,平静的生活却随着儿子的降生被打破了。

  1996年,儿子罗消降生了。可随后医生对孩子的检查结果却瞬间将还沉浸在幸福中的杨淑梅和罗学林二人推进了地狱:罗消先天性小脑萎缩,将来孩子的智力最多能发育到六七岁的水平。听到这个消息,夫妻俩心痛之余第一反应是赶快治,但是医生告诉他们这个病还是医学难题,以当时的医疗水平根本无法治疗,而且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说到这里时,杨淑梅抹了把眼角的泪水,指着在一旁撕扯着一盆万年青叶子的罗消对记者说:“他今年已经24岁了,如果正常的话,我现在可能已经当奶奶了,但是他的智力现在也就相当于五六岁的小孩。”杨淑梅告诉记者,那时候她和丈夫憧憬能多攒点钱,等儿子再大点,带他到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的医院去治疗,即使无法医治,也可以将孩子送到特殊学校里去生活学习,可这些计划却随着另一个意外的出现而破灭了。

  1998年秋天的一个晚上,罗学林突然发现自己腿部的皮肤出现了红肿、起泡的现象,在很短的时间内,皮肤开始溃烂,随后这种溃烂蔓延到了全身。杨淑梅原本以为只是蚊虫叮咬引起的小毛病,然而在医院做过一系列检查后,医生的结论是:罗学林患有白塞氏综合症并伴随有视神经退化的症状。对于医生的检查结果,杨淑梅欲哭无泪,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想想儿子,再想想患病的丈夫,杨淑梅已经六神无主,不知道自己今后该怎么办。

  身处困境 不离不弃

  怀着一丝希望,杨淑梅陪着罗学林到银川医院做了第二次检查。然而检查结果依然和之前的一样。“免疫系统缺失,自身抵抗力弱,眼视神经萎缩直到完全看不见,这种病没办法治,只能采取保守的药物治疗”,医生的话字字如重锤般敲击在杨淑梅的心上。

  家里不多的积蓄很快就因为罗学林吃药、住院而消耗一空,为了避免病情恶化,杨淑梅向哥哥姐姐开口借钱,大家这才知道杨淑梅婚后这3年的生活情况。全家人在心痛之余,设身处地为杨淑梅着想,告诉她可以选择离婚,杨淑梅坚定地说:“我不会扔下他们父子二人不管的,我不能这么无情无义。”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罗学林的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出院回家了。回家前,医生嘱咐杨淑梅:“罗学林还需要进行后续治疗,每年春秋时节都会发病,全身皮肤溃烂,要注意他的饮食和卫生,严重的时候要送到医院继续治疗。”杨淑梅将医生的话牢牢地记在心里。

  照顾年幼的儿子,伺候生病的丈夫,看护上了年纪的公婆,还不能让家里那五亩地撂荒……每天的忙碌让杨淑梅尽量不去想自己面对的困境。为了少花钱,杨淑梅试着自己给丈夫换药。她每星期到银川的医院买回药膏、纱布,回到家中为罗学林细心地清洗伤口、上药。罗学林因伤口化脓疼痛,晚上睡不着觉,加之心情低落,自暴自弃,杨淑梅就为他一天擦洗两次,陪他聊天疏解心情。就这样坚持了3年,罗学林的身体慢慢有所恢复,每年春秋时节全身溃烂的状况没有了,日常只需按时服药控制病情。

  因为爱 所以坚强

  罗学林的病情虽然得到了缓解,视力却在日益下降。“2015年之前左眼还有光感,右眼已经完全看不见,但是走路、干活还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2015年以后慢慢地就看不见了。”罗学林告诉记者。

  罗学林眼睛看不见,杨淑梅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罗消的病情却愈发地严重。如今已经24岁的他仍然不时地吮吸手指,杨淑梅无奈地告诉记者,罗消除了先天性小脑萎缩外,还伴有精神类疾病,发病的时候会暴怒、打人、砸东西。“孩子7岁的时候,我把他送到村里的小学,结果他在课堂上大小便失禁、四处走动,甚至还用小刀划伤了其他同学,我就不敢再把他送学校了。”杨淑梅说,为了让罗消适应正常的生活环境,她试着带罗消上街,感受外面的生活,但是罗消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不但会撕扯商家货架上的商品,还会随意去触碰他人,给他人带来了严重困扰。从那以后,杨淑梅就再也不敢带罗消出门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罗消发病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从七八岁时平均一年发病1次,到如今每隔3个月就要发病1次。“现在这个家里根本离不开人,丈夫看不见,公婆上了年纪,孩子发病的时候力气大,我一个人控制不住。上次发病时,这孩子不但打碎了家里的镜子,还咬伤了他父亲的手指。”杨淑梅告诉记者,罗消喜欢在外面玩,有时看不见他,杨淑梅就要四处寻找,就怕他会打伤街坊邻居。前段时间,因为一次冲突,罗消打伤了邻居家一位老奶奶的头,她还赔偿了对方1000元。

  杨淑梅没有文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从1998年起,她只能在农闲时打零工贴补家用,每个月可以赚到600元至800元,家里的五亩地每年的产出只能供应全家五口人的口粮,再无别的收入来源。而罗学林虽然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但是药物不能停,每个月的开销就要500多元。“幸好,党和政府的政策好,也关心我们,不仅给他俩办了低保,还发放了残疾补贴,现在生活的基本问题解决了。”杨淑梅笑着说。

  21年来,杨淑梅不离不弃,尽心照顾着丈夫和儿子,承担着家里的重担,用柔弱的肩膀为家撑起了一片天。今年5月,她被评为石嘴山市第七届道德模范,9月又被评为第六届自治区道德模范。(记者 郭靖 文/图)

  • 【责任编辑】:安树晴
  • 【稿件来源】:石嘴山市新闻传媒中心